华夏名网_华夏在线新闻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汽车 >

芜湖男子买车遭遇捆绑销售 维权两年讨要2万元购

2018-03-09浏览:
2016年2月27日,张舟与芜湖瑞杰豪骏公司(沃尔沃汽车芜湖4S店)签订了一份整车销售合同和整车附加项目合同。后来,张舟

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——市民张舟心底的这种滋味,已持续了整整两年。》》》推荐阅读:合肥今年将打造美丽“花样滨湖” 新建50处高品质花境

2016年2月27日,张舟与芜湖瑞杰豪骏公司(沃尔沃汽车芜湖4S店)签订了一份整车销售合同和整车附加项目合同。后来,张舟发现合同存在多项涉嫌强制交易、捆绑销售的不公平条款,便希望对方撤销合同。可汽车销售方既不交付车辆,也不愿撤销合同。为此,他先后向法院提起三次诉讼、一次再审,但2万元的预付款至今没有要回来。

合同撤销不掉,解除不了,要求退回预付款被认定为重复起诉,这笔钱就这样一直不明不白的被4S店扣着。究竟哪里出了问题?

合同

2016年2月27日,张舟在芜湖瑞杰豪骏公司(沃尔沃汽车芜湖4S店)看中了一款总价39万元的汽车,并签订了一份由对方提供格式的整车销售合同和整车附加项目合同。为顺利提车,双方除了约定在指定时间出售汽车外,销售方还要求他在店内购买保险及1万多元的全车贴膜等商品和服务。

当日,张舟交付了2万元预付款。可之后他才发现,这份格式合同中,保修范围规定“只有在公司授权的维修服务网点进行维修保养,才有资格享受原厂质量保证”以及“车辆如加装非原厂配件造成车辆损坏时,将不予保修”。

张舟觉得,这已经构成强制维保的嫌疑。他查阅了我国《机动车维修管理规定》,“托修方有权自主选择维修经营者进行维修,除汽车生产厂家履行缺陷汽车召回、汽车质量三包责任外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指定维修经营者”。

此时,张舟又联想到4S店还强制其在店内购买保险商品和服务,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、保险法等法律法规,便逐渐打消了在该店买车的念头。

“汽车销售公司利用自身优势,免除自身责任,剥夺消费者权利,构成捆绑销售、强制交易,违反公平原则。”张舟认为,这份购车合同的相关条款“问题重重”,应当予以撤销,4S店应返还自己的购车预付款。

2016年3月2日,张舟向沃尔沃芜湖4S店提出要求,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复。张舟于是想到运用法律武器维权:2016年3月7日,他向鸠江区法院提起诉讼。

官司

张舟没有预料到的是,维权之路会如此漫长。

一审法院以“要求撤销内容不是合同主要条款”驳回了他的诉请,二审也同样被驳回。

后来,张舟又向该4S店寄发解除合同通知,明确告知不再购买该车辆,要求解除合同退回预付款,该4S店也并没有在法定异议期内通过诉讼主张确认解除合同通知的效力。

于是,张舟又第二次提起诉讼,以合同已经解除为由,要求退回预付款。但是一审法院以解除合同理由不符合合同法的规定,认定解除合同无效,再次驳回他的诉请,上诉后二审法院同样被驳回。

2017年,张舟第三次提起诉讼,要求退回2万元预付款。但是,一审法院认定属于重复起诉,裁定驳回。目前,处于二审上诉期间。

在沃尔沃汽车芜湖4S店,记者试图联系该店一位汪姓的总负责人,表明来意后,对方婉拒了采访。而在几份判决书中,作为被告的4S店曾辩称:维修条款只是合同一小部分,无论是否违反法律规定,不影响合同效力。机动车维修管理规定也并非法律及行政法规,不能导致合同无效。

法院则认为,双方在订立合同时进行了协商,并互相意思表示一致,成立了发生债权债务为内容的法律行为,合同对双方均有约束力。而张舟上诉的强制维保条款,强制购买原厂配件条款、强制购买保险条款均非双方《整车销售合同》的主要条款,可根据法律规定申请撤销上述未经充分告知的格式条款,但上述条款不影响整个合同的效力,整个合同仍为有效合同,上诉请求和理由不成立。

对此,张舟提出异议。“销售合同包括商品和服务,不能将二者割裂开来。只要合同存在显失公平的,消费者就应该有权申请法院撤销。”

事实上,两年来,这份被认为“依然具有效力的合同”并没有履行。据了解,沃尔沃芜湖4S店不仅没有交付车辆,也没有为履行该合同做任何准备。他们告诉张舟,除非他能介绍一人过来购买车辆,才会考虑退还那笔2万元的预付款。

说法

在这起长达两年的预付款纠纷中,最核心问题是什么?法院该不该支持张舟要回自己2万元的预付款呢?

安徽徽瀚律师事务所的王刚律师认为,本案焦点在于“购车预付款如何退还的法理基础是什么”,也即“丧失履行本约基础的预约合同是否应解除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